一種釋懷

By Chin Sze Meng - December 05, 2012

老婆畢業典禮那天,
帶了Ah Bi一起去,
載了鵬,
其實那時候,我其實很害怕會遇到他,
或許他同一天畢業?我不曉得。。。

我其實很不能理解,
為何我還要怕,
我還愛嗎?不!一萬個不!(我很清楚)
但我卻找不到任何原因為自己辯解,
為何我,怕。。。

那天去了Sunway Convention Centre找Ooi Leong,
我們聊了一分鐘?!
實在沒時間,他忙準備舞臺。
其實感覺上我們之間還有很多事情要聊,
畢竟太久沒有聊。。。
我依稀記得,
從前的我們,是會聊心事的,
心靈最底層的,所謂心事。。。好懷念那時候。。。

遇見各位曾經在First Aid Unit一起打拼的夥伴,
甚至摯友,
卻偏偏會讓我想起他?!
或許永遠都脫不了關係,
但我已經笑著仰望,緬懷過去,即使有多不堪。。。

我,釋懷了。
但,不代表我原諒了。

我想,我永遠不會原諒。
甚至不原諒自己的那麼不理智,盲目。
但,這是我成長的一部份,
我其實,很感謝他。

未來,我會更成熟地處理感情,甚至去愛一個人。

突然很想念FAU裏面的人。。。
我們什麽時候能再聚呢?

  • Share: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